手机端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故事 > 正文

蝴蝶之轻,蝴蝶之重

有时,让一个早已腐坏的世界陷于溃败,只需要再加上一只蝴蝶的分量。弥娜瓦或许从小就知道,自己将是那只蝴蝶。她生在多米尼加一个姓米拉贝尔的中产家庭。从小接受传统的天主教教育,1949年前,她和父亲母亲,还有三个姐妹,生活在自家的农场里。而此时的多米尼加,正...

  有时,让一个早已腐坏的世界陷于溃败,只需要再加上一只蝴蝶的分量。

  弥娜瓦或许从小就知道,自己将是那只蝴蝶。她生在多米尼加一个姓米拉贝尔的中产家庭。从小接受传统的天主教教育,1949年前,她和父亲母亲,还有三个姐妹,生活在自家的农场里。而此时的多米尼加,正被人称“加勒比狼狗”的独裁者特鲁希略统治。特鲁希略很好色,追求弥娜瓦未遂,于是将米拉贝尔夫妇和弥娜瓦逮捕。两周后,他们被释放,但这没完,此后他们又几次入狱。米拉贝尔老先生在监狱中借酒浇愁,后病逝。

蝴蝶之轻,蝴蝶之重

  国仇之外,又添家恨,最终将三姐妹锻造成了身负重任的蝴蝶。三姐妹和她们的丈夫,成为反特鲁希略的“六月十四”组织的中坚,她们到处演讲,她们的演讲稿秘密流传,人们称她们为“彩蝶姐妹”。

  1960年,他们的组织策划了一次刺杀特鲁希略的行动,行动宣告失败,成员陆续入狱,特鲁希略迫于国际压力将女性成员释放。此时特鲁希略已经70岁,身陷四面楚歌风声鹤唳的局面,他理所当然地,将这一切都归罪于反对者,尤其是拒绝了他并且反对他的女人

  1960年11月25日,三姐妹去监狱望她们的丈夫,回家路上遭到劫持,死于乱棒之下,凶手随后伪造了一个祸现场,官方报纸也说,她们死于车祸及坠海。特鲁希略得意地说:“她们是多么好的女人啊,但她们却是如此不堪一击。”

  但不堪一击的未必是这三个弱女子,半年之后,特鲁希略被暗杀,他的政权宣告瓦解。虽然特鲁希略垮台更多是因为他的过分暴虐导致的内外交困(美国抽去了对他的扶持和支持),但人们理直气壮地将三姐妹之死和他的垮台视为因与果。

  三姐妹的生平在2001年被马里亚诺·巴罗索拍成了电影《蝴蝶飞舞时》。在片尾,画面上飞起了一群蝴蝶。

  命运如此沉重,如此可避免,但为什么我们乐于用轻盈的、美丽的、脆弱的蝴蝶作为一切坚韧的女性的象征?也许是以蝴蝶之轻盈,比照出现实的污浊,以蝴蝶微弱的力壁卷起的风暴,“说明现实的沉重也并非难于撼动。

  这风暴还在继续,但远远没有终止。从1981年起,妇女问题活动家就将米拉贝尔三姐妹遇害的11月25日定为反对暴力日,1999年,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,将这个日子定为“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日”。

分享至:

历史故事相关